<meter id="rht2i"></meter>
<label id="rht2i"></label>

    <td id="rht2i"><xmp id="rht2i"><mark id="rht2i"></mark></xmp></td>

  1. <code id="rht2i"><menuitem id="rht2i"></menuitem></code>
  2. <blockquote id="rht2i"><ruby id="rht2i"><rp id="rht2i"></rp></ruby></blockquote>

  3. <blockquote id="rht2i"></blockquote><output id="rht2i"><ruby id="rht2i"></ruby></output>

    中國的消費被低估了多少?

    將本文分享至:

    中國的消費被低估了多少? 在人們的認知中,消費需求不足是國內經濟的一個標簽。也因為此,促進消費,提高消費率,被以“消費升級”的提法,寫進了國家“十三五規劃&rd

     中國的消費被低估了多少?

     

    在人們的認知中,消費需求不足是國內經濟的一個標簽。

    也因為此,促進消費,提高消費率,被以“消費升級”的提法,寫進了國家“十三五規劃”。

    然而,從民間測算來看,中國的消費被明顯低估了。

    50%的消費率太低了

    近十年來,經濟學界的普遍認知是——我國經濟增長過度依賴投資,消費和內需不足,消費、投資、凈出口這“三駕馬車”的結構長期失衡。

    的確,如果看官方統計的數字,中國的消費率(等于居民和政府部門的消費占支出法GDP的比重)僅略高于50%。在全球金融危機后的2008年-2011年間,消費率還持續低于50%。2017年,中國按照支出法計算的最終消費率為53.6%。

    相比之下,在全球范圍內,消費率平均為80%,美國則高達88%,歐盟也超過了80%,即使是日本、韓國等東亞文化圈國家在高速增長的時候,消費率也遠遠超過60%,新興經濟體的消費率也幾乎沒有低于60%的。如此來看,中國的消費率不僅遠遠低于發達國家,還明顯低于大多數發展中國家。

    按照這種對比,中國的消費似乎是嚴重不足的,進而導致了中國經濟結構失調。

    但是,姑且不論這種“失調”的觀點是否正確,這些言論都是基于官方統計的消費數據的。

    問題是,官方統計數據是否真實反應現實?中國的消費是否被低估了?如果真被低估,低估了多少?

    消費被低估了多少?

    我國官方統計的居民消費數據,時不時受到一些經濟學家的質疑,因為它實在是與其他國家相差太多了。

    在這些聲音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中歐商學院的朱天教授和復旦大學的張軍教授。他們在2014年合作發表了一篇論文《中國的消費率被低估了多少?》。

    該論文系統地論述了居民消費數據的問題。他們認為,中國的真實消費率很可能比統計局的數據高10個百分點,為61%左右,而這個數字,便與大多新興經濟體大致相當了。

    不過,他們所計算的消費率的時間軸只到2009年。如今,經過了10年,消費低估的情況是否有所改善呢?

    在此,筆者根據上述兩位教授的計算思路,重新計算了近幾年我國真實的消費率水平,發現消費仍然被低估了約10個百分點。

    消費數據是如何被低估的?

    官方統計對消費數據的低估主要來自三個方面:

    居民的居住消費;

    企業買單的私人公款消費;

    每年的住戶調查中,高收入群體的代表性不強。

    這三個方面,要么是被統計局低估了,要么是被忽略了,總之都沒有算到GDP里。但這些又是居民實實在在的消費,只不過未必花的是現金而已。下面作個詳細解析:

    (1)居住消費被低估

    首先,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居民購房(即使是購買新房)是不算支出法GDP中的消費需求的,關于住房的消費,計入GDP的是居民的租房支出。

    說到這里,大家可能會有疑問:若一個家庭擁有自己的住房,沒有租房支出,是不是就沒有居住消費?

    其實不然!在GDP統計時,這類人群(很可能是大多數人)的居住消費是以其自有住房的虛擬租金來計入GDP的。這相當于人們自己將住房出租給自己,自己為自己支付租金,這個“虛擬”的租金是要算GDP的。

    居住消費這一指標,在統計局每年開展的城鄉住戶調查里有統計。但統計局僅僅按房屋造價統計了所謂的住房虛擬折舊,而忽略了自有住房的市場價值,大大低估了居住消費。

    有一種粗略的算法:中國的自有住房總價值大致可達到200萬億元,以租金回報率2%計算(即每年的租金約為房價的2%),中國的GDP數據可以多算4萬億元,加到2018年的現價GDP,相當于增加了4.4%的GDP。

    當然,這種估算太過粗糙。我們根據“使用者成本”重新計算了大致符合市場價值的城鎮和農村“虛擬”房租支出。

    所謂“使用者成本”是指,居民持有自有住房雖然不用支付租金,但還是有成本的,包括利息成本、折舊及維修費用等(由于計算過程十分復雜,在這里就不再展開具體的計算過程了)。

    遺憾的是,由于缺少了太多2017年及以后時期的相關數據,無法計算出最新的居住消費真實數據。但以2016年來看,真實的租房居住支出比統計局數據多了5萬多億元,導致消費率被低估了3個百分點。

    (2)企業公款消費被漏算

    大家熟悉的公款消費,大多指的是政府公款消費。但恰恰這部分的消費已經計入了GDP,并沒有被低估。

    被漏算的是由企業賬戶買單的私人消費。例如,老板將各種消費支出走公司的賬,高管或員工公款接待和差旅的支出也走公司的賬。而對于國有企業的高管而言,公款支付的實物消費成了一項重要的福利,這種做法也大大節省了公司和個人的所得稅。這些本質上都是個人消費,卻都未在數據中體現。

    除了吃喝宴請、公費旅游、公費購物消費等支出外,“公車私用”現象也相對普遍。許多企業主或高管通過公司賬戶購買私人汽車,這些汽車的購置成本會被計入企業資本支出而不是居民個人消費。

    需要指出的是,政府的公車私用已經被計入政府消費中,所以不會導致總消費被低估,但企業的公車私用卻沒有被統計到居民消費中。這些私用公車,其購置費用以及運行成本應算作是居民消費,但由于是公車,卻被劃入企業成本,或者被計入GDP的固定資產投資項目當中。不修正這部分因素,將會導致我國居民的真實消費率水平被低估。

    當然,要確切知道有多少這樣的消費是不可能的。借鑒諸多學術論文有根據的推測(Educated Guess),筆者分別估計了被漏算的私企公車購買費用、維護費用,以及企業公款接待和差旅費用。2016年,企業買單的私人消費規模達到了1.68萬億元,導致消費率被低估約1個百分點。

     

    (3)高收入樣本被忽略

    居民消費被低估的第三個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與住戶調查方法有關。

    統計局每年開展城鎮和農村的住戶調查,全國共抽選出1800個縣(市、區)的1.6萬個調查小區,對抽中小區中的160多萬個住戶進行全面摸底調查,在此基礎上隨機抽選出約16萬住戶參加記賬調查。被抽樣調查的住戶,每個月詳細記錄家庭的各項收入和支出,并得到很少的報酬。

    首先,雖然住戶調查中擁有20%的高收入住戶,但可以想象,這些高收入人群根本沒有動力去報告他們的收入或者不厭其煩地記錄每筆支出,這就導致全國人均收入和消費被低估。

    其次,記賬的住戶很容易遺漏一些支出記錄,尤其是一些比較小的支出,因為他們并沒有多大的動力去保證記錄的準確性。

    最后,實物消費可能被低估了,既可能是因為住戶沒有準確記錄這類消費,也可能是用過低的價格來計算這類消費的實際價值。

    那么,如何估計真實的收入水平?

    好在收入法GDP中也有對居民可支配收入的統計,該數據可在國民收入核算的資金流量表中找到。與住戶調查不同,收入法的數據來源于企事業單位和政府部門,準確性會高一些。

    事實上我們也發現,收入法中的可支配收入幾乎比住戶調查大40%。多出來的很可能就是高收入群體的收入。將多出來的收入乘以適當的消費率,便可算出這部分的消費低估規模。2016年,由于收入低估而導致的消費低估可能達到7.32萬億元,導致消費率低估了約7.4個百分點。

    將以上三個因素加總,可以發現,消費的低估情況在這幾年間并未改善,官方統計的消費率低估了約11個百分點。

     

    消費率高好還是低好?

    這實際上是一個經濟學流派的問題,或者說是經濟學長短期、靜態和動態分析的差別問題。

    對消費偏低的擔憂,主要源自于凱恩斯主義經濟學在中國的流行,它分析問題的框架便是短期、靜態的,并且有一個強烈的假設:經濟未“充分就業”。

    凱恩斯在提出所謂的“節約悖論”時,給了一個例子:

    有一窩蜜蜂原本十分繁榮興隆,每只蜜蜂都整天大吃大喝。后來一個哲人教導它們說,不能如此揮霍浪費,應該厲行節約。蜜蜂們聽了哲人的話,覺得很有道理,于是迅速貫徹落實,個個爭當節約模范。但結果出乎預料,整個蜂群從此迅速衰敗下去,一蹶不振了。

    大蕭條就是節約悖論的一個生動而可嘆的例子:由于對未來預期不抱任何希望,所以大家都盡量多儲蓄、少消費。然而,消費的降低又導致收入繼續下降。

    不過,一旦我們跳出這個框架,從長期中看經濟增長的問題,就會發現,長期中經濟達到潛在產出水平時,消費只是結果,收入是原因。

    而收入的提高則依賴經濟中儲蓄下來的錢,來購買和升級生產設備、投資教育、科研創新。只有一國的居民收入增加了,才會帶來消費的健康增加,否則就有寅吃卯糧之嫌。

    從這個角度來看,投資才是經濟持續增長的引擎。如果消費需求就能推動經濟長期增長的話,那么這個世界上就沒有窮國了。

    事實上,沒有任何證據表明高儲蓄(低消費率)對一國的經濟產生傷害。中國近30年的高速增長中,一直伴隨著高儲蓄和高投資。高增長、高儲蓄和高投資這三者是緊密聯系的。

    現在看來,我國真實的消費率并不比其他國家低多少。這對判斷宏觀經濟波動、制定宏觀政策影響巨大。

    再回過頭來看結構失衡的問題,似乎也不存在了。正相反,官方統計的消費低,并不是居民的消費意愿不足,而是居民的很多消費需求已經“悄悄”地實現了,只不過統計數據沒有看到而已。再一味地刺激消費,其邊際的作用又能有多大?

    當然,經濟中投資持續高企,會帶來投資效率下降、資源浪費。如何去平衡?這就必須搞清楚投資內部結構和所謂的“黃金儲蓄率”是什么了。關于這些問題,敬請期待我們后續的分享。

    網友評論 >

    專訪巴西“乙醇汽車

    筆挺的西裝、紅色的褲子,坐在沙發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雖已年近八十,但依舊

    我要提問

    廣告聯系 | 報紙訂閱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關于我們 | 友情鏈接 | 上海工商 | 舉報中心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滬B2-20050348號 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AVSP):滬備2014002 刪稿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上海第一財經傳媒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 上海第一財經數字媒體中心

    甘肃快三推荐和值推荐

    <meter id="rht2i"></meter>
    <label id="rht2i"></label>

      <td id="rht2i"><xmp id="rht2i"><mark id="rht2i"></mark></xmp></td>

    1. <code id="rht2i"><menuitem id="rht2i"></menuitem></code>
    2. <blockquote id="rht2i"><ruby id="rht2i"><rp id="rht2i"></rp></ruby></blockquote>

    3. <blockquote id="rht2i"></blockquote><output id="rht2i"><ruby id="rht2i"></ruby></output>

      <meter id="rht2i"></meter>
      <label id="rht2i"></label>

        <td id="rht2i"><xmp id="rht2i"><mark id="rht2i"></mark></xmp></td>

      1. <code id="rht2i"><menuitem id="rht2i"></menuitem></code>
      2. <blockquote id="rht2i"><ruby id="rht2i"><rp id="rht2i"></rp></ruby></blockquote>

      3. <blockquote id="rht2i"></blockquote><output id="rht2i"><ruby id="rht2i"></ruby></output>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基本走势 体彩排列三开奖时间 七星彩够力奖表图 乐游棋牌leg怎么加盟 天津时时销量大吗 体彩票票七位数开奖结果 足彩十四场专家推荐 云南快乐时时今天 新时时中奖号码 888棋牌游戏